新聞中心

水危機侵襲洞庭湖:房前屋后都是水 就是不能喝

發布時間:2015-09-10

日前在素有“魚米之鄉”和“長江之腎”美稱的洞庭湖,一場前所未有的“水危機”正在襲來。

近日,湖南省委、省政府召開“洞庭湖水環境”專題座談會。因長期跟蹤報道洞庭湖水環境問題,《經濟參考報》記者被特別邀請出席。來自湖南省水利、發改、環保、財政和農業等部門的負責人以及環洞庭湖岳陽、常德、益陽三市的黨政領導紛紛發言,主題只有一個,即如何應對日益嚴峻的洞庭湖“水危機”。

長期以來,洞庭湖的水生態環境不僅影響著沿湖上千萬人口的生產生活,更對維系整個長江生態系統的平衡發揮著重要作用。

盡管國家和湖南省對洞庭湖水生態環境問題高度重視,曾多次采取專項整治遏制湖區水環境惡化的趨勢,但長期以來“固化”形成的湖區發展模式并沒有得到根本扭轉。在治理與污染的賽跑中,洞庭湖水生態環境日趨惡化。

房前屋后都是水,就是不能喝

位于洞庭湖腹地的南縣因海拔低被稱為洞庭湖的“鍋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原本“十年九澇”的南縣如今卻屢屢遭遇缺水危機。在南縣華閣鎮,當地為了開采地下水源,打井打到了地下150米。

類似的飲水難題,只是洞庭湖區的冰山一角。據湖南水利廳提供的數據,在整個洞庭湖區,此前納入國家規劃的飲水不安全人口832.1萬人。近幾年,隨著水環境日益惡化,湖區規劃外又新增了255.68萬人需要解決安全飲水問題。

《經濟參考報》記者從湖南省水利廳了解到,近十年來,為了解決湖區的飲水難題,各級財政在湖區累計投入36.48億元,興建各類農村供水工程3093處,初步解決722.3萬人的安全飲水問題。

雖然“人飲工程”解決了大部分湖區居民飲水問題,但業內人士對湖區未來的安全飲水仍憂心忡忡,他們認為湖區安全飲水依然危機重重。

湖南省洞庭湖生態環境監測中心提供的多年監測數據顯示,從2013年起洞庭湖出口斷面再度出現五類水質。而長期的趨勢分析也顯示洞庭湖整體水質在惡化。1990年至2002年,洞庭湖湖體、出湖口斷面各時段水質中,二至三類水質占比為37%,四、五類分別占53%和10%,沒有出現過劣五類水質;而在2003年至2013年的十年中,劣五類水質占比已達到5%,四、五類水質分別為49%和46%,二、三類水質斷面已經消失。

與外湖水體相比,湖區垸內內湖、溝渠水體的污染更為嚴重。在南縣南茅運河、五七運河、安鄉縣珊泊湖等地,《經濟參考報》記者看到很多溝渠嚴重淤塞、雜草叢生,溝港啞河水體發黑發臭,水面上漂浮著厚厚一層綠色藻類。

地表水不能飲用,地下水也受到嚴重影響。記者了解到,在南縣浪拔湖、華閣等鄉鎮,原來廣泛使用的“搖把子井”早已取不到水,深層地下水位也逐年下降。此外,湖區地下水鐵、錳元素嚴重超標,處理成本高。近年來,養殖業無序擴張對地下水源造成污染,有的地方地下水已出現氨氮超標100多倍。

記者來到南縣浪拔湖鎮的水廠,技術人員在實地演示測驗后告訴記者,地下水鐵超標20多倍,錳超標四五倍,鈣質也超標嚴重。南縣水利局一名負責人說:“這是洞庭湖腹地較為普遍的現象,浪拔湖還算好的,隔壁的三仙湖等多個鄉鎮,地下水鐵超標84倍,錳超標20多倍?!?/span>

“魚米之鄉”的農田灌溉也成難題。浪拔湖鎮新口村村支書羅細安感觸尤深,當地村民以前是擔心水多了淹田,現在常常遇到缺水,基本的灌溉都很難保證。去年春耕時,有的村民要通宵“守水”,保證自家的田能被灌溉。由于水源減少,導致洞庭湖區罕見地出現為了爭水引起糾紛。

來水量銳減,洞庭湖有可能成湖南新“干旱中心”

江湖關系的變化帶來水量銳減,對洞庭湖水環境的影響十分明顯,洞庭湖有成為湖南省新“干旱中心”的趨勢。以聯通江湖的藕池河水系為例,三峽工程建成前藕池河每年斷流180天左右,建成后平均每年斷流250多天,其中藕池河中支最多一年斷流301天。

事實上,湖區干旱缺水,與當地江湖關系發生巨變、上游來水量銳減、地表水水量不足、地下水水位下降有著重要關系。

岳陽市水務局高級工程師劉固華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八百里洞庭”之所以浩浩湯湯,得益于南、北兩股水注入,南水是湖南境內四大水系湘、資、沅、澧,北水是從太平、松滋、藕池三口注入的長江水。近年來,這兩股水的入湖量都在急劇下降,長江來水尤甚。

湖南省水利廳提供的數據顯示,上世紀50年代,長江水入湖量年均1331.6億立方米,三峽工程建成后,這一數據減少到500.2億立方米,洞庭湖水面面積萎縮了335平方公里。尤其明顯的是,每年9月至10月三峽水庫一開始蓄水,洞庭湖城陵磯水位比天然情況降低約2米。受此影響,洞庭湖提前近2個月進入枯水期,從11月中旬提前到了9月下旬。

受江湖關系變化影響,近年來,洞庭湖腹地的南縣、華容、安鄉等地多次出現特大干旱,大面積農作物絕收、人畜飲水困難。華容縣素有“腳踏洞庭湖、頭枕長江水”的美名,在2011年干旱時,縣城竟無水可用,只能用一艘挖沙船,以每天16萬元的成本,從長江水抽水,整個縣城實行分時段供水。農村缺水,農民就往地下深挖上百米,打井取水。

水量減少導致濕地萎縮,生物多樣性銳減。在南洞庭湖自然保護區,水體萎縮湖床變小已經使這里的鳥類集中棲息地范圍萎縮至原來的三分之一;面積達幾萬畝的魚類天然產卵場魯馬湖也已逐漸洲灘化,原來隨處可見的水生植物野生菰如今難覓足跡。

雪上加霜的是,因水利工程年久失修、溝港河渠淤塞嚴重,加上越來越多的內湖“魚塘化”,目前洞庭湖區垸內水系聯結通道被切斷,無法應對外湖水位減少的新情況。從小就在湖區長大的常德市西洞庭湖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張紀祥說,過去洞庭湖外湖和垸內溝渠之間都是互相連通的,整個水系是一個“活”循環,而現在卻面臨“死水一潭”的風險。

肆意投肥,“魚米之鄉”不堪污染重負

人口稠密、資源有限使湖區居民多年來只能“靠水吃水”,從當年大規?!皣焯铩?,到改革開放后湖區農民大量施用農藥化肥,再到生豬、水產養殖業無序擴張,一系列無計劃無節制的開發嚴重破壞了洞庭湖的生態平衡,也造成了今天的環境困局。

地方經濟要發展,湖區群眾要增收,生態環境要保護,在發展與保護的矛盾之下,洞庭湖區面臨著兩難選擇。2007年以來,湖南省對洞庭湖區造紙行業開展強力整治,關停了一大批“散、小、差”企業,但保留下來的企業產能均有較大幅度增長,廢水排放總量依然不小。

湖南省人大環資委環境監督處處長劉帥認為,時至今日,湖區許多地方盲目追求經濟增長的沖動仍難以遏制,來自長三角、珠三角和省內長株潭地區污染轉移現象頻頻發生,一些地區新興的產業園區也成為污染“重災區”。如岳陽市云溪區,僅化工企業就有上百家,區內松陽湖已成為湖區一個污染極為嚴重的“毒瘤”,周邊百姓意見很大。

洞庭湖生態環境監測中心副主任李利強認為,洞庭湖水污染正逐漸由量變向質變轉化。近年來工業污染對洞庭湖水質影響有所減輕,但農業面源污染以及生活污水直排影響卻在持續增加。前些年造紙企業污染的只是局部水域,對洞庭湖總體影響不大;而農業特別是養殖業無序擴張以及大量生活污水直排,污染范圍更廣,治理難度更大,影響也更深遠。

《經濟參考報》記者多次深入湖區調研,目睹了養殖業帶來的嚴重污染。在洞庭湖區的臨澧縣柏枝鄉的一家大型養豬場外側,記者看到廠區內棕黑色污水正源源不斷傾入廠區外的池塘內,池中淤積大量黑色污染物,陽光照射下污泥散發刺鼻惡臭,一里路外聞之都令人作嘔。仔細查看后,記者發現池塘周邊若干溝渠與外界水系相連,污水隨之流出,最后匯入澧水進入洞庭湖。

當地村民告訴記者,自從豬場建成后,村民賴以生存的水庫里的水受到重度污染,地下水也無法飲用,用水庫水灌溉的米顏色發黑,一捏粉碎。

類似的規?;i場在洞庭湖區比比皆是。記者從岳陽、益陽、常德的畜牧水產部門了解到,洞庭湖區周邊密布著20多個養豬大縣,沿湖三市規模以上(年出欄500頭)養豬場均有1500家左右,規模以下的更是數量驚人。

據湖區多地環保部門介紹,近年來養殖業污染占群眾投訴量的40%至50%。在岳陽市一個生豬養殖大鎮,居民打井下去,幾十米都還有豬尿豬糞味。在益陽市南縣一些養殖業大鎮,地下水氨氮超過國家標準100多倍。

生豬調出大縣岳陽縣畜牧水產局副局長王麒麟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以一個年存欄600頭的養豬場為例,每天污水要排放70到150噸,那么一個萬頭豬場,排污量相當于2.5萬人的排污量。由此推算,湖區養殖業的排污總量遠超工業污水和生活污水之和。

除生豬養殖外,湖區水產養殖污染形勢同樣嚴峻。在湖區,隨處可見大大小小的養殖水面,僅常德市養殖水面就達150萬畝。為追求產量,上世紀80年代起,湖區養殖戶們就采取向水體投肥的養殖模式,近年來愈演愈烈,高峰時每畝水面的年投肥量達到接近500公斤,大量氨氮超標的廢水最終流入洞庭湖。

此外,不少漁民信奉“有病治病,沒病防病”,養殖濫用藥品現象在湖區普遍存在,其危害遠勝于一般性污染。由于現有的污水處理廠不能處理抗生素等藥品,它們進入飲用水源后,極可能對人體造成傷害。

力?!耙缓逅?,治理如何跑贏污染?

在采訪中,不少湖區居民感嘆,洞庭湖最大優勢是水,現在最大的問題也是水。以長遠的眼光看,要保住“一湖清水”,必須處理好發展與保護、污染與治理之間的矛盾。

目前,湖區地下水開采過度,地下水位逐年下降,部分舊水廠水源銳減甚至枯竭,無法正常運行,農村的搖把子井更是大量廢棄。為防地下水枯竭,必須從加大水源補給、提高地表水水質的根子入手應對水危機。

湖南省環保廳副廳長潘碧靈建議,在科學論證的前提下,建設一批有利于改善洞庭湖水生態的重大水利工程。如從湖北石首和公安縣境內長江段引水入湖工程,沿湖周邊河湖疏浚工程等,以改善洞庭入湖出湖水量水質狀況,恢復和提升其污染消納能力。

多位水利專家表示,2011年中央1號文件提出的“建設一批河湖水系連通工程”政策,對于切實改善湖區民生水利、緩解飲水燃眉之急意義重大,相關市州已制定多個實施規劃,應抓緊配套政策資金予以落實。

此外,湖區還要克服片面追求GDP、短期經濟效益的發展理念,以可持續的方式實現“后發趕超”。嚴格按照生態環境保護優先的原則把好新上建設及產業項目關。應對各地規劃及上報的基礎設施及產業項目再進行一次梳理,剔除對湖區生態可能產生較大負面影響的項目。

《經濟參考報》記者注意到,長期以來,湖區生態優勢并沒有得到發充分發揮,湖區有著巨大發展潛力的生態農業、生態旅游、現代物流、環境保護等產業發展還相對滯后,傳統發展思路對新興產業的發展形成制約。

一些帶來巨大污染的傳統產業也亟待改造升級。如湖區養殖業要走出高污染低效益的困局,關鍵還是要在發展模式上進行突破,走綠色發展之路,重新打造“洞庭魚米香”生態品牌。

實際上,湖區一些企業已在探索生態養殖模式。湖南省大湖股份珊泊湖分公司總經理趙德華介紹,該公司近年來采用生態養殖的方式,既減少了投肥量,又提高了魚肉品質。

2014年,《洞庭湖生態經濟區規劃》獲國務院批復,標志著洞庭湖生態經濟區建設正式上升為國家戰略,湖區對此普遍感到振奮?!爸档米⒁獾氖?,生態經濟、綠色經濟、低碳經濟、循環經濟不能是一個筐,什么都往里裝?!眲浾f,“洞庭湖生態經濟區是要以生態的方式去發展經濟,探索的方向錯了,就會誤失良機?!?/span>

“規劃立足保障生態安全、水安全、國家糧食安全等,為洞庭湖區提供了一個全新定位,明確了洞庭湖的治水模式由側重防洪保安向兼顧經濟發展與生態保護的綜合治理轉變?!焙鲜≌f委員、洞庭湖區域社會經濟發展研究會首席專家李躍龍表示,在水環境持續惡化的背景下,洞庭湖區只有盡快實現由被動治理到主動防護的轉變,才能在治理與污染的賽跑中勝出。

-------轉自經濟參考報

激情综合婷婷丁香五月,o|dwomen欧洲少妇,国产狂喷潮在线观看中文,小颖和景程翁熄粗大